今日广州新闻网_广州新闻头条_广州日报_南新闻方日报_广州本地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今日广州 > 广州头条 > 正文阅读
本文摘要:王珞丹李光洁_7月连打13虎 广州江南大道北,疏导人员疏导交通避开施工路段。 【委员议·本期话题改善交通】 8月12日,今日广州“有事好商量·民心筑城”交通治理篇关注广州“非高
王珞丹李光洁_7月连打13虎

广州江南大道北,疏导人员疏导交通避开施工路段。

【委员议·本期话题改善交通】

8月12日,今日广州“有事好商量·民心筑城”交通治理篇关注广州“非高峰堵”问题后,引起不少读者关注。他们向记者提供了更多有“非高峰堵”现象的广州道路,希望这些道路能在社会关注下早日治好“堵”病。

如何破解“非高峰堵”?参与交通治理调研的广州市政协委员纷纷建言献策,希望帮助广州畅顺出行。

读者报料

还有这些“非高峰堵”

“天河路东往西体育西路至天河立交路段,就有漏斗形路网和未考虑周到的规划。”在天河体育中心附近上班的市民黄先生看到“非高峰堵”报道后,吐槽这段自己每天都要经过的路。据悉,天河路到了这里,需先接纳体育西路汇入的车流,形成一次“漏斗”;车辆继续前往天河立交时,由于不少车辆会并线进入天河立交第二层的转盘层,特别是大型BRT公交车需并线进入第二层调头返回天河商圈,导致该路形成二次“漏斗”。

“上午10点早高峰已过,但这里的堵车往往是早高峰后才出现。”市民吴先生表示自己经常要走的人民桥南往北方向也有“非高峰堵”。虽然人民桥已通过设置可变车道让南往北方向在早高峰多一条车道使用,但只要早高峰一过可变车道恢复,人民桥南往北将重新堵塞。

羊城晚报相关报道在今日头条上刊发,同样引起网友吐槽。网友“观看世事体会人生”称,临江大道、金穗路转入广州大道,华夏路和珠江东路转入黄埔大道,也有“漏斗”。特别是珠江东路转入黄埔大道,两车道收窄为一车道,让珠江东路非高峰期也会塞;网友“绿茶徽州”和“浮标哥哥”,共同指出广园快速路的“非高峰堵”问题,!根据双方留言,广园快速路存在限速不恒定,一会60公里一会80公里,有的地方可能限速更低,目前正在整改中的石化厂路段在整改前存在中间窄两边入口宽的“漏斗”问题,希望广园快速目前的整改能够把通行不畅的问题给予解决。

委员调研

三大“非高峰堵”可这样解决

“漏斗路网”、“道路被占用”'、“多交通灯位等候”,对于这些让部分道路非高峰时段也难顺畅的痛点,广州市政协委员们持续关注着,并建言献策。

“能够改造‘漏斗路’,是最好的办法。”市政协委员何亚东说,直接扩建“漏斗路”可缓解交通堵塞问题。但不少市民关注的‘漏斗路’早已建成,周边难以扩建。增加其他区域交通设施建设让车辆绕开“漏斗路”,吸引更多原本开车者转搭公交进城不挤“漏斗路”等办法,也能缓解“漏斗路”的交通紧张,他建议此前调研提及的北环高速沙贝路段周边,设置换乘枢纽,让外地车停下车内人员搭公交或地铁进城办事。

“对于占道施工的行为,需要全方位管理。”市政协委员莫穗玲建议,从源头上管理好占道“行为,如相关部门应加强对占道施工的管理管控;“繁华路段,占道停车位的设置一定要科学。”市政协委员曹志伟表示,路边泊位占道影响出行的问题目前在广州较为突出。从方便市民停车办事和保障交通顺畅出发,他建议进一步减少繁华路段永久性泊位的设置,白天泊位可设置成即停即走类型,晚上车流小时改为收费停车泊位,所收费用全部归入财政纳入交通治理经费。

“如果灯位确实对交通影响大,可考虑取消优化合并相关的灯位。”曾参与广州大道北治堵调研的市政协委员谭国戬认为,该路段不少交通灯位具有取消优化合并的可行性,譬如一些不涉及车辆通行而是行人斑马线而设的交通灯位,可通过建造人行天桥或人行隧道的方式取代斑马线,这样就可以少一个灯位或者让红灯等候时间获得压缩;亦可考虑引入智能交通管理系统,合理调控交通灯等候时间避免塞车。

更多建议

这些方法也能让广州快起来

除了路网建设和管理,政协委员们和参与调研的市民代表,还提出了其他改善广州交通的建议。

“每个人都应该遵守交通规则。”出租车司机巫胜祥说,他很怕开车到写字楼密集地和立交桥底,因为这些地方在用餐高峰期,冷不防就会冲出骑电单车的“外卖小哥”。个别小哥乱穿马路或者在马路违停的行为,影响交通畅顺。“路网和管理都没问题,但道路使用者没有用好这条路。”谭国戬表示,他看到不少原本通畅的道路,因行人非机动车违章穿行、部分使用车辆随意变线乃至违章停车,导致道路受阻,他建议建立一个行之有效的交通参与者行为规范,让大家规范使用道路。

“我在天河正佳大街负责交通协管,这里交通本来就很繁忙了,我总会在执勤中看到有车临停路边长期不走。”交通协管员朱伟国说,对于本身就繁忙的路段,一定要加强停车管理。

“我们的开四停四政策,还可以再深入些。”曹志伟建议,以工作日外地车错峰出行代替现行的“开四停四”,因“开四停四”经常因为重大节假日而暂停,且拥堵时段限行效果有限,他建议可在工作日早晚高峰实施外地车限行。“对特定城区还需实施更严格的车辆管理。”市政协委员宋川说,每逢大型会展活动,广州会展场地周边总会严重堵车,他建议广州可以向上海学习,对会展场地实施更严格的限行措施,保障限行区域交通顺畅。

多方协作,“步步为营”

主持人:崔文灿

交通拥‘堵似乎是所有大城市都绕不开的难题。作为人口超千万的超大城市,广州驾驶人510万人,日均出行量超500万辆次,出行需求巨大,部分区域、节点存在交通瓶颈。据羊城晚报此前报道,7月份的前20天中,广州个别路段甚至有8天被交警发微博提示车多 “求绕道”。

路堵心也塞。为解决这个问题,广州多个交通堵点将接受新一轮“手术”,微改造有望改善“堵情”。其实,“交通病”是城市病的综合反应。一个小小交通运行指数的降低,其实是个大任务。只有多方协作,“步步为营”,才能积小胜为大胜。

治堵应强化智能交通

羊城晚报首席评论员:阅尽

广州治堵多年,成效还是明显的。主干道行车速度提高,近两年也很少上全国十大“堵城”榜。

而今的拥堵,主要是区域性和阶段性的。如中心城区商圈附近、桥隧交汇点等,有些是多年的“老大难”。又如上下班高峰期,往往易形成拥堵。

城市治堵是个系统工程,规划、基建、调度、排障等缺一不可。但就轻重排序而言,排在首位的还是要强化智能交通。目前广州正在搞5G建设,应考虑优先运用于智能交通方面。这样,一旦有道口或路段发生拥堵,智能信号系统便可提前预警,或尽快疏通。

目前的道路红绿灯时间过于机械,不能根据各路段的车流量自动调节,也是影响道路通行的重要因素,应尽快改变这种状况。

总之,治堵要提高科技含量,要让城市道路拥有科学的大脑。这才能既充分利用道路资源,提高道路畅行度,也降低拥堵的发生。

治堵需要全面组合拳

广州电视台主持人、评论员:吴泽华

拥堵,是个世界难题。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需求和供给的不平衡导致,汽车消费市场的增速要大于道路建设的增速,这是一个看似不可调和的矛盾。

解决的方法是开源和节流。一方面要注重道路建设的规划,要和汽车消费行业相匹配,提前规划,科学规划,未雨绸缪,同时大力发展公共交通,倡导绿色出行。另一方面,要利用政策调节手段,减少汽车的迅速注入,例如增加私人用车成本,减少公共出行费用,利用互联网智慧城市的手段,综合调控道路交通。

'

但是任何城市病的治理都非一个层面就能解决,头疼医头脚疼医脚的想法无法长远,要想真正治理拥堵,还需要全面地出套组合拳。

王珞丹李光洁_7月连打13虎
无法在这个位置找到: foot.htm